胡铭教授: 抓住人工智能发展的大潮,推动法学研究的转型升级 | 2018互联网法律大会·人工智能与法学论坛开幕辞

栏目:美食 来源:长沙视窗 时间:2019-07-07
免费订阅请点击上方“互联网法律大会”


2018年11月24-25日,2018互联网法律大会在杭州召开。其中,国际论坛、人工智能与法学论坛由浙江大学、浙江省人民检察院、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共同主办,北京大学(法律人工智能实验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公安厅支持,国家“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浙江大学立法研究院、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大数据+互联网法律”创新团队)共同承办,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协办。


人工智能与法学论坛,作为浙江大学学科汇聚系列论坛之“双脑计划”、浙大东方论坛系列学术会议的组成,于24日-25日在杭州西溪宾馆举行。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司法与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主任王凌皞老师主持了论坛开幕式。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铭教授为论坛致开幕辞,以下为致辞内容。


胡铭 

浙江大学社科院副院长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


尊敬的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


很荣幸参加此次“人工智能与法学”论坛并致辞。此次论坛非常重要,它是浙江大学正在推动的学科会聚计划的一部分,也是交叉学科研究的一项成果。


作为浙江大学文科管理、协调和服务机构,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正在努力推动这一领域的创新性研究。我本人兼具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和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的双重身份,参加此次论坛并参与推动此领域的研究,可以说是份内的事情。


今天的“人工智能与法学”分论坛,也是浙江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主持的“浙大东方论坛”的一次活动,同时,学校也将它纳入到“双脑计划”学科会聚项目。


在这里,我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双脑计划”,这是浙江大学正在努力推进的学科会聚计划的第一个正式启动项目。


何谓“双脑”?一是人工智能,一是脑科学,这两个领域恰好都是浙江大学的“拳头”领域。在上一轮的教育部学科评估中,浙大计算机以及人工智能相关的学科是A+,包括了脑科学、神经科学等研究领域的临床医学学科也是A+。


浙大计算机学院一直是以人工智能为主打方向,计算机学院有40年的历史,虽不算太长,但在创系之初,首任系主任就确立了人工智能作为主要研究方向。从现在来看,当时的这一布局是非常超前的。我校医学院在脑科学、神经科学等领域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果,会聚了段树民院士等一批科学家。可以说,人工智能和脑科学都是浙大的强势专业。


近期,浙江大学提出实施“双脑计划”,将人工智能和脑科学为双轮驱动,将相关的学科汇聚到一起,用“人工智能+”“脑科学+”来推动学校的相关学科的发展,而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智慧审判、智慧医疗、智慧城市、智慧教育、神经管理学等领域的研究正在蓬勃开展之中。


“人工智能+法律”是浙江大学“双一流”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校“双一流”建设当中,已明确将法学一流学科的优势特色方向确定为“人工智能+法律”。“双一流”建设的论证中,经过多轮院内讨论、专家论证,最终确定了这一创新性方向,希望能够抓住这一轮人工智能发展的大潮,推动法学研究的转型升级。


传统的部门法研究也很重要,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的发展,为传统的部门法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浙大法学院尝试以“人工智能+法律”作为驱动器,推动传统法律学科转型升级,让法学各专业的老师都参与其中,打破部门法或传统的公法、私法的划分,以问题为导向,研究科技发展背景下的法律问题。


在人工智能的牵引下,我们希望对法学的方法论、研究对象以及法律实务中的对策等问题,尝试做出一些有别于传统研究的创新性成果。



以上是对此次论坛的背景性介绍,下面结合我自己的理解,简要谈一谈对人工智能与法学的一点粗浅认识。


就我自己的理解,当下对人工智能法学的研究和讨论可以说是正当其时。从世界范围来看,这也是非常重要的热点问题。近期,我刚刚从剑桥大学访问回来,这次访问给我蛮多启示。我们原本觉得英国有点“日落帝国”的感觉,但我到了剑桥发现,人工智能的研究在这里有很深的传统,“人工智能+”的研究十分兴旺。


从历史来看,计算机和人工智能之父图灵就是从剑桥大学毕业并在剑桥大学任教。近年来,剑桥大学在相关领域有了进一步的深耕,如比较有代表性的是2016年成立了剑桥大学未来智能研究中心(LCFI)。该中心成立时获得了英国信托基金Leverhulme1000 万英镑资助。中心旨在会聚剑桥大学校内相关研究人员,并协同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加州伯克利大学等知名高校,共同研究人工智能对未来人类社会的影响,尤其是要引导人们充分了解AI带来的正面意义与可能的危机。


此外,剑桥大学未来智能研究中心主要不是由理工科的技术大牛组成,而是由大量人文社会科学的老师组成,比如哲学、伦理学、法学的研究者。当然,他们也有技术团队,但我们明显看到中心是由文科研究者主导的,其中心主任就是研究哲学的。


在我与其的交流中,中心的研究人员坦言,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但还存在很多人文方面的问题,比如缺乏对个人隐私的保护等。从技术的角度而言,今天人工智能再想取得根本性突破,已经很难。但相关的技术成就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应用及其背后的规则、伦理等问题的研究,当前正是大有可为。


剑桥大学的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先生,在2014年的一次演讲中,旗帜鲜明地反对人工智能,他认为这将导致人类的最终灭亡。但在2016年出席未来智能研究中心成立仪式时,霍金明确提出,在这个领域,尤其是在人文社会科学跟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相结合的领域,现在非常重要。


霍金说了这样一句话:“对人类而言,强大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可谓不成功则成仁。”我想这背后是富有深意的,我所理解的是,霍金认为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如果我们不好好做,或者说做不好的话,将意味着人类可能葬送自己,而不是说因为技术发展能产生多少红利的问题,这背后有极大的危险和危机存在。用简单的话来说,既是机遇,更是挑战。所以,霍金对剑桥大学未来智能研究中心充满期待。


作为法学教授,我们在这场技术变革中能做点什么?是热情拥抱,还是冷嘲热讽?也许更重要的是作为冷静的旁观者,更多地关注和监督人工智能在社会各个领域的运用。


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推动,既有各个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科学家的贡献,也有众多企业的助推,如我国的阿里巴巴和科大讯飞等企业。作为法律人,我们天生对技术没有优势,甚至是技术盲,但在人工智能对传统法律和正当法律程序、对我们所关注的公民权利所造成的影响等方面,我们有着义不容辞的研究义务。


法律人该怎么办?技术每往前一步,我们作为法律人都要去跟进、跟踪它。但前提是我们要能够理解,能够对话。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在国内法学研究领域已经成为热点,但相关研究的定位有没有找准?这可以思考。


一部分法学研究者非常热衷人工智能法学这一领域,所以很努力地去学技术,这很值得褒奖,但学了技术以后怎么再回到法学领域本身,常常是困难的。而另一部分研究者在研究的时候,一直在外面看着,并始终带着主观的偏见,要么给予很多的表扬,要么给予严厉的批判。由于缺乏深入的观察,缺乏与相关技术的对话能力,以至于相关研究很难深入。虽然,现在已经有了一批关于这方面的成果,但真正深入的好研究,真正让人眼睛一亮的研究,坦率而言还比较少。这也说明,现在研究人工智能与法学是很好的机遇,这个领域可以产出好成果,但同时确实也非常困难,存在很多的技术壁垒,每深入一步都会遇到障碍。



我本人的研究领域主要是刑事诉讼法学。作为诉讼法研究的学者,往往关注人工智能对诉讼程序和司法制度的影响。无论是公安机关、检察院还是法院,无论是大数据侦查、智慧检务还是智慧审判,与人工智能都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我本人今年牵头申报了一个题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和现代科技应用相结合的难点与路径研究”的国家社科重大项目,主要研究的也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在司法领域的运用,尤其是在司法审判当中的运用、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规制问题。


拿到这个项目时很高兴,但现在感觉到的更多的是压力,真正要研究好,拿出高水平的创新性成果,确实很不容易。


我自己关注的焦点集中于智慧审判这一块。近期以来,我们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阿里巴巴集团合作,组成了联合课题组,对相关的案件进行类型化研究。法学教授及硕博士生、职业法官和商界的技术大咖,通力合作。


我们希望通过对类型化的案例进行系统性梳理,尤其对相关的法律文书的数据清洗,能够在将来实现用智慧的方法,引入人工智能对法院的裁判产生直接影响。


从近期来看,主要是希望对法院的裁判,有一个参考指导作用。从远期来看,有没有可能替代法官的审判?当然,这尚存诸多疑问。但我觉得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做到的。


举个例子,现在危险驾驶、醉驾案件,占了刑事案件很大比例,一年几十万起醉驾案件,事实往往非常清楚,真的需要检察官和法官做深入的法律研究?真的需要法庭上的交叉询问、对辩吗?如果从醉驾这样的简单案件的角度,将来完全由人工智能来替代法官,我个人觉得在某些类型的案件中是有可能的。


但另一方面,从长远来看,要用人工智能真正代替法官,我觉得还是不合适的。因为,司法审判的活动涉及到诸多因素,真正要像自动售货机一样简单做出裁判,恐怕只是一个理想的状态,而且只适用于一部分的案件。这也是有相关的研究相佐证的。


美国智库有学者做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关于人工智能将来到底可以替代什么人,做了一个量化的统计。首当其冲的领域是电话推销员,99%的电话推销员会被人工智能替代;第二个最可能被替代的是打字员,98.5%会被替代;第三个是会计,97.6%的会计将被替代;第四是银行职员,96.8%会被替代。还有一些,比如房地产经济人,有86%会被替代,等等。但其中的法律从业者,如律师、法官被取代的比例是比较低的;教师最低,所有的职业里面教师的比例竟然是0.4%。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研究出的上述结论,但总体可以看出法律人和教师将来还是有饭吃的,而前面讲到的那些领域真的可能很快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


这样的一个研究说明法律、教师和研究工作,具有人的独特性,需要交流和思考各种复杂的因素,不能由人工智能简单地替代,更不用说完全替代了。


当然,因为人工智能与法律是一个崭新的领域,我本人还没有深入的研究,上述所讲内容可能有不周延、不妥当之处,还请各位老师多多指教。


最后,预祝本次会议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end

(本期编辑:黄海舟)

(此文观点和内容与本公众号无关)

延伸阅读:

2018互联网法律大会·国际论坛圆满落幕

2018互联网法律大会群英录 | 国际论坛+人工智能法学论坛


主编编:洋,俞姗姗

ab编:钱林峰,陈贞桢

来搞请投:internetlaw@yeah.net

转载须经授权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